港台两地CSA先驱杨宝熙和赖青松赴小毛驴市民农园参观交流
发布时间: 2016-04-21 13:22:3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2014年4月28日上午,港台两地的CSA先驱杨宝熙和赖青松老师,在香港社区伙伴(PCD)、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几位同仁陪同下来到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教学科研试验基地小毛驴市民农园。学院的钟芳老师首先带领大家参观了整个园区,并在食堂南阳光房举行了交流互动。此次活动也是二位老师来京交流的系列活动之一。小毛驴市民农园工作人员和实习生共二十多人参会,两岸三地的新农人们在一起进行了愉快的分享交流。
  座谈会上,主持人钟芳博士一一介绍了几位老师,并代表小毛驴市民农园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由于是同行和前辈,大家坐在一起会有很多心得分享及共鸣,因此,对本次交流充满了期待。
  

杨宝熙

  来自香港的杨宝熙老师详细梳理了香港农业的发展缘由及历程。她讲到,香港的可耕种农地很少,绝大部分农业产品都靠进口,因此,也很少考虑人与自然的关系。可是到了九十年代,随着进口粮食蔬菜的安全问题,港人开始考虑和探索自种蔬菜;另一方面,政府也开始推动复耕,鼓励有兴趣的年轻人创业。
  

赖青松

  台湾的赖青松老师则从自身经历讲起,童年由于父亲经商失败,暂居乡下一年;而这些岁月却深深地影响到他的心灵,觉得“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土地成为最后的依靠”。并且,故乡、家园、土地这些元素的价值,本身就应该重新得到重视。由于机缘(当社会和时代走到一个点上,几年前不可能的事情在如今便成为可能)和“宿命”,赖老师35岁的时候辞职做了专职农夫;这似乎并无多大惋惜,也不值得担心别人的冷嘲热讽。过去在日本留学,在公司做事的经历,尽管与农业似乎无关,但都是一种积累。他鼓励年轻人大胆创新,有梦想就要勇敢地去追求。
  

  接着,交流进入到问答环节,有听者问:农民如何获得主体自信?如何进行消费者教育?如何避免农人过度劳累带来的疾病困扰?
  两位老师给出了精彩的回答。赖老师讲,“自愿农民”,方能自信;“农民自己丢失的尊严还需要自己去找回来”。 对于消费者教育,如何建立信任关系才是最难的,口碑最为重要。他幽默地讲到进小区看到哪里的床单多就说明小孩多,而这些家庭就是目标群体。
  关于农业的劳累,赖老师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他说,做一个现时代的农夫,也许再不愿也不可能像过去农民那样起早贪黑,只把土地当成能产出粮食可以换来金钱的至宝。他们更希望农田不但产出物质所需,同时能够产出文化和创意。如此,也可以有法子把所需收入分散到不同的地方。最后,他还提到了日本已经开始使用“便携式小机械”,以减轻人工,同时推荐了日本的《现代农业》一书。在自己的村子也会组织农民开办读书会,分享一些切实管用的知识。
  这些精彩的回答赢得了阵阵掌声,而年轻人也从中寻到了鼓舞的力量。
  时至中午,几位老师和农场的年轻人们围坐在一起,在农场用了生态有机餐。下午,他们还将赴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进行交流活动。
  

                                                            两岸三地的新农人们在小毛驴市民农园合影留念
  
附:
  赖青松,台湾新竹人,1970年出生。成长在台湾反公害运动风起云涌的1980年代,为此选择就读环境工程系,却发现所学不足以淑世,后来陆续参与环境教育、生态研究及绿色消费等工作,最后在2004年发起了谷东俱乐部,邀请都市消费者集资预约订购稻米谷份,支持农民进行友善稻米的计划性耕作,建立起都市与乡村之间互信的连结。
  已出版著作有:《从厨房看天下》(远流出版,2002)、《青松e种田笔记》(心灵工坊出版,2007)。
  
  杨宝熙,曾任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农业部主任,2005年离职后,先后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创立“土生合作社”及“自在生活”两个非营利商店,尝试透过售卖本地及香港周边地区(包括台湾、中国大陆、菲律宾等)的农产品及加工食品,推广社区支持农业并支持在地小农的生计。
  2009年,再度参与发起香港第一个永续栽培(permaculture)组织——永续栽培学苑,现为该会顾问。2012年,又与朋友发起活耕建养地协会,保育新界东北一些荒废农地,投入推动复耕及本土农业的教育工作。
  
                                                    (文/崔国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