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建生:爱故乡的理想
发布时间: 2017-07-17 10:13:2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福建爱故乡”。作者为邱建生,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村建设学院教师,爱故乡计划发起人。

自文革以后的经济危机及应对这一危机的“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意识被以下这些词汇形塑着:成功、财富、进步、发展、GDP、市场、效率、规模……

无疑地,这三十几年在人们头脑中进行的经济意识的塑造是相当成功的,人们已经普遍接受了这样一个观念:金钱等于或大于尊严。以市场自我调节为代表的工业文明,把我们引领到财富的增长之路上来,但同时,也把我们带到了人的异化和自然生态的破坏的暗道上,严重影响人类的可持续发展。

今天,市场系统已经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占据了主要位置,从而具有了高度的政治正确和社会正确,在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中,市场成了不二法则。这是一个巨大的转折,这个过程中,我们得到了很多,但也失去了很多。从更长的历史过程看,我们得到的终将失去,而失去的,将永不再来。

在这个历史的关口,我们有必要停下来,思量我们的未来。

在工业化的高速公路四通八达的今天,乡间土路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它是可有可无的么?如果我们看到高速公路通向的幽暗世界,我们就会有不一样的回答,实际上,乡间土路意味着拯救。但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破坏,这种破坏意味着,我们在断送自己的未来。我们有必要尽快找到下一个出口,驶离这不可持续的工业化的高速路,寻找新路。

执政党在十八大报告中指出:“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趋势,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生态文明建设的号角已经在中央层面吹响,各地也在积极响应中。但正如爱因斯坦的告诫:如果我们用制造问题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们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如果我们仍沿用工业文明的知识体系和思维方式,就无法进行生态文明的建设。适用于工业文明的知识体系,我们称之为“全球化知识”,适用于生态文明的知识体系,我们称之为“在地化知识”。这两套知识体系并不是简单的二元对立概念,它们融合在彼此之中,因何者为主导而有不同的文明形态。显然,在今天的世界,全球化知识占据了绝对主导的地位,不管是经济领域,还是政治领域,不管是欧美,还是亚非拉,全球化知识都在显示其生命的旺盛。

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几年,正是全球化知识逐步挤压在地化知识并建立统治地位的过程,是城市从农村抽取剩余不断使后者边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方面为中国带来了丰沛的物质财富,一方面使自然和社会的生态陷入危险之中,乡土文化变得支离破碎,生活在农村的人不再有尊严感,严重威胁了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在对工业文明的反思基础上,十七、十八大提出了生态文明的理念。但生态文明的根基是什么?显然,在工业文明的钢筋水泥上是不可能长出生态文明之花来的,我们必须把目光投向广大的乡村,乡村是生态文明的根基。如何在“新四化”(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市场化)进程中,重新确立乡土的价值,进行乡土重建,就有了重要的时代意义。

那么,乡土重建如何成为可能?一百一十年前,发端于河北翟城由乡绅主导的村治试验,九十年前开始于翟城由外来知识分子主导的乡村建设试验,以及,本世纪初同样兴起于翟城的新乡村建设试验,都在指向一条意在进行乡土重建和民族复兴的新的道路。

而新乡村建设要面对的,正是在城市化、工业化的裹挟下变得日益衰败的乡村,要面对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变得越来越原子化而丧失互助精神的农民,以及,在市场化条件下变得越来越不安全的农业。

新乡村建设是世界范围内众多批判性社会实践的一部分,其以组织创新和教育创新为两大抓手,谋求制度创新,简洁一点,就是“三个创新”。具体来说,包括几个方面:

通过推动农村经济自组织的建设,发展在地经济,鼓励本地生产和本地消费,建立在地互助型而不是互争型、生态型而不是掠夺性的经济系统,减少农村经济的对外依赖度,保育乡土社会的互助传统;

通过推动农村文化自组织的建设,发展在地文化,促进在地认同,形成有地方特色且积极向上的文化氛围,增强农村文化抵抗资本文化的能力;

通过发展在地的平民教育,把人类社会几千年智慧的结晶播撒到农村,与农村本土知识结合,产生新的适切的真知,提升农村社会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

爱故乡计划是乡村建设工作的升级版,旨在动员更广泛的社会大众参与到乡土的重建中来,把爱带回故乡。故乡可以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家乡,也可以是人类共同的精神家园-地球。工业化的进程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故乡的沦陷过程,是人类失去尊严的过程,爱故乡计划希望能延缓这一过程,甚至从根本上改变人类向着深渊直跑的航向,找回故乡,找回人。

当人类找回了自己,我们的未来才是可以期许的。

20149